再强的垃圾分类,可能也救不了全球垃圾问题

今年夏天,我们见证了太多的悲伤。
失去海冰的北极熊在垃圾堆的寻找食物,且可能会在 2050 年集体消失;
南极圈企鹅可以在最冷的地方保持温暖,但气温上升却让他们危在旦夕;
每天一万吨垃圾涌入,中国最大垃圾填埋场提早 25 年退休……

人们意识不到垃圾和人之间的关系,以及这些东西是怎样造成浪费的。于是,埃因霍温设计学院(DAE)发起「GEO-DESIGN:JUNK」计划,研究了全球所有的垃圾,为了找出垃圾的未来出路。明年 DAE 将会专门开设 GEO-DESIGN 新专业,以全球化角度解决社会问题。

本期毕设学习台,我们以四大方向为主线,为大家介绍 18 个作品,从源头解读未来垃圾的多种可能。
如果你想要做垃圾选题的作品,文末有一些值得研究的选题方向,希望大家的作品,也能对社会、世界的未来有一定影响。(虽然这种选题很大,但是大家也可以小见大去完成毕业作品)

下一期文章,我们将深入剖析海洋资源选题,敬请期待噢!

GEO-DESIGN:JUNK

2018年,由埃因霍温设计学院发起的「Geo – Design」计划,用全球化角度探讨当今最热门的社会议题。

2019年,提出新概念 GEO: JUNK ,将垃圾问题带到大众面前主题展览《GEO:JUNK:一切固体都会成为废弃物》,10月在荷兰设计周展出。作品征集自 18 个设计工作室,9 个在 Van Abbe 美术馆展出,而其他 9 个则散布在城市不同地方。

主视觉设计由 The Anderen 工作室制作


01

藏在日常生活中的垃圾

这些垃圾每天都会出现

但却从未被正视

厨房用品中的二氧化硅

你对材料的生产与回收了解多少?

COMMON SANDS

在日常生活中,每碰到一件固体产品,都含有沙子(二氧化硅)。但他们总是被各种设计外型掩饰,让我们浑然不觉。

来自荷兰的设计工作室 Plastique,通过使用厨房电器中的二氧化硅组件作为主要材料,收集物化了沙子的存在。以厨房电器、用品为载体调查了国际上对“硅酸盐废料”的生产和处理。

在展览中,他们以微波炉为呈现方式,创作了一个圆轨形沙画图,用不同的点线、大小形状,对应微波中组装、拆卸和丢弃的材料资源,同时揭示微波炉及其硅酸盐成分的生命周期。

这个作品反应了在制造商的整体产品包装下,我们往往对材料的生产回收等真实情况,所知胜少。

??Plastique 工作室

?studioplastique.be/

我们不穿的衣服
却成为二手服装(旧衣贸易)
是非洲赞比亚人的维生工具
SALAULA

设计师 Lotte de Haan,在赞比亚度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研究从西方和中国到非洲的旧衣贸易,创作了影视与装置作品 SALAULA(在非洲当地语言里是译为“翻箱倒柜”)。

其实,每年从西方捐赠到非洲的二手服装价值 50 亿美元,让 80 亿公斤旧服装转变为了新商品。然而,仍有大量此类衣服最终被填埋。

作者采访了许多赞比亚的贸易相关者和购买者等,记录了当地的二手服装市场,追踪衣料从垃圾到商品,再最终成为到垃圾的过程。

她还与当地的供应商合作,用那些旧衣制成了一系列遮阳篷装置,在现场模拟一种废弃纺织品的空间。
De Haan 在作品简介中写道:“衣服被第一手拥有者当作垃圾丢弃,却帮助赞比亚人创作了当地二手贸易,但同时抑制了独立产业的发展”。
??Lotte de Haan

?facebook.com/lotte.dehaan.75/

 

电子垃圾的去向是个谜

这个地图为你揭秘

The Transboundary Loophole

荷兰设计师 Noud Sleumer 使用卫星图像信息,向世界展现了全球电子垃圾问题。

我们每年生产 4000 万到 5000 万吨电子垃圾,价值 625 亿美元。这些通常被称为电子垃圾的垃圾中,只有 20% 得到了适当的回收或处理,剩下的 80% 则成为非法跨境贸易。


经销商利用垃圾定义的漏洞,将“电子垃圾”虚假标记为“二手商品”,使其能够出口丢弃。

因此,Sleumer 创建了一个电子垃圾地图,将一个非法的全球市场与其局部社会影响联系起来,阐述了这一种紧迫的全球性问题。

?? Noud Sleumer

?noudsleumer.com/


02

垃圾填埋场背后的问题

问题不仅在于大众的环保意识

还一些不为人知的因素

垃圾可以进口但不能出口

因没人管理
加沙地区 365 公里都被垃圾占据
将无法居住

The Isolated System of Junk in Gaza

设计师 Ines Glowania 用一张俯视平面地图,展示了加沙地带人满为患的垃圾填埋场的位置分布。

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经济封锁影响到该国消费的方方面面。尽管产品仍然可以进口,垃圾却无法出口,从而形成了一个孤立的垃圾系统。

联合国预测,到 2020 年,加沙将无法居住,因为垃圾填埋与污染问题。

作为信息记者,Ines Glowania 对当地居民进行了采访, 并用手绘地图和采访音频素材呈现研究成果,设置音频装置由居民亲自阐述自己的生活现状。
设计师通过从阐述加沙的垃圾问题,不仅说明当地的封闭系统,也影射着我们的星球。

?? Ines Glowania

?inesglowania.com/

垃圾填埋的政治因素
The Unchecked Chain

因为当地官商勾结,意大利那不勒斯郊区的 Masseria del Re 地区,积聚了待焚化的五百万立方废物。这些堆积 15 年的废物,改变了郊区的景观,逐渐形成了一个”垃圾城“。

设计团队 Tellurico 制作了多屏试听影像,揭露了多年来非法垃圾倾倒问题及其背后的腐败现象。
装置同时展现官员、政治家、商人与非法倾倒从业人员的言论、非法垃圾倾倒画面,以及该地区以外的新型垃圾管理系统,对比揭示“垃圾城”的复杂性、荒谬性及其对周围社区的影响。

团队希望这个项目,向社会提出关于垃圾处理的问题,这是腐败的工业、非法组织、媒体和少数人的意志凌驾于整个社区需要之上的不平衡权力问题。
也营造一种麻木感,代表了一直被迷惑的人民群众。

?? Tellurico

?www.tellurico.com/

03

人类的垃圾污染

已经影响到其他生物了

垃圾不会凭空消失

他们会一直影响着某个星球的生活

我们产生的塑料垃圾
在大太平洋海上聚集
成为一个垃圾塑料大陆

又成为一群微生物的家园

Accumulation/Landscapes of The Plastisphere

大太平洋垃圾带,因为漂浮的塑料垃圾正变得越来越大,形成了一个塑料“大陆”。这些塑料块是一个巨大的微生物群落的家园,拥有一个繁荣且独特的生态系统,科学家们称之为 Platisphere (塑料圈)

以色列设计师 Shahar Livne,用影像装置叙述了这个塑料大陆的故事,反应 “塑料垃圾”对“海洋微生物”的影响。

装置视频的视角从海面景观到微生物繁殖,并且使用声音和气味,构造出一种海洋垃圾下的奇观,让人身临其境。

?? Shahar Livne
?www.shaharlivnedesign.com/

垃圾场成为迁徙动物的聚集地
但充满着危险

MODERN AVIARES

垃圾正在改变世界各地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惯。白鹳,迁徙动物,但由于开放的垃圾填埋场提供的食物稳定性而定居下来,创造了白鹳的“聚居区”。

鹳群聚集在垃圾场周围,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习性,并且带来很多危害,它们可能会被困住,吞下塑料块,也有可能被高压电缆电击。

设计工作室 Studiolow 研究了 “葡萄牙的埃武拉”,“西班牙的多斯赫曼纳斯”和“摩洛哥的基尼特拉”,3个地方的垃圾填埋场鹤群聚集情况,通过创作垃圾场人工景观雕塑,呈现研究成果。
这三座雕塑,分别代表——自然与人造的交汇物,一座垃圾山和一个废水湖。

研究图表照片

?? Ismaël Rifaï 

?ismaelrifai.com/

??Héloïse Charital

?instagram.com/bbhelo/


04

还有一些垃圾,是我们意想不到的

太空垃圾、CGI垃圾

南太平洋中的太空飞行器公墓

成为无人管理的污染源

THE OCEANIC POLE OF UNDEFINED LIABILITY

南太平洋上一个叫“尼莫角(Point Nemo)”的区域,被称为“航天飞船公墓(Spacecraft Cemetery)”。因为这里一直以来都是太空用具停用后坠落的地点,也伴随着污染的法律权责难题。

两位设计师搜集了各种法律文件,新闻报道和历史图像,去解释监测技术及处理太空垃圾法律的复杂性。最终,用包含地图信息的投影视频,描画了“尼莫角”的过去、现在和可能的未来。

太空垃圾的地点和伴随时间轴变化情况
?? Giacomo Nanni
?giacomonanni.info/
?? Julian Peschel
?julianpeschel.de/

选了十部美国最受欢迎电影
将 CGI 电子垃圾做成实物
Compute

从电影早期开始,破坏场面在电影叙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类型场景所造成的虚拟垃圾,被称为 CGI 电子垃圾。

设计团队 Schimmel & Schweikle 把 CGI 电子垃圾看做一种隐藏的图像语言哲学,一种读取物体价值的方法。

在项目中,他们使用3D建模、动画和3D打印方式,从过去十年来最受关注的十部美国电影中,搜集分析“数字碎片”的动画特效场景。

在展览中,他们还以 1:1 比例,做了一系列破碎后重新拼合的物体—–窗户,门和屋顶,为观众提供了一种独特的视角去发现那些看不到的垃圾。

?? Schimmel & Schweikle
?schimmelschweikle.com/


05

在其他展馆的另外9个作品

带有不一样的思考角度

左滑看更多 ?


如果你的毕设要研究垃圾
可以有以下切入点
选题一:
2019年开始实行垃圾分类
其实在上世纪50年代,中国已经开始实行垃圾分类,但为什么到现在上海才开始落实?定时定点、干湿有毒垃圾,强制实行,又给公众带来怎样的影响?这个问题实在有太多可以讨论。

来自知乎网友@A Bei,摄于2019.9月,上海

选题二:
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

过去20多年来,中国一直是全球生活垃圾最大的进口商,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海外垃圾处理中心。如《塑料王国》纪录片里的场景,看了让我们揪心。好在2018年1月开始,国家规定正式禁止“洋垃圾”入境。
但是,洋垃圾的贸易还是在其他国家间进行着。
photo ©️ GETTY IMAGES

选题三:
不容忽视的环卫工人
今年11月,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报告里揭露了发展中国家数百万环卫工人的恶劣工作条件。年头的《奔跑吧》中,跑男团与垃圾展开了一次“亲密接触”,也记录了环卫工人的实际工作情况。我们是否可以做些改善措施?

选题四:
逐渐消失的废品回收站
废品回收行业在中国一直是一个特殊的边缘行业。
虽然,这个行业对材料回收有一定贡献,但是近几年,随着环保督查以及其他因素,废品回收站正在逐渐退出市区。
我们很好奇,在实行垃圾分类后,废品回收站会有什么变化?再生资源未来该怎么回收?

图片链接:https://kknews.cc/society/p8n2a42.html

♻️

起码我们还有可能去改变现状

今年开始实行垃圾的分类的时候,我们曾经以为这会是改善环境的第一步。但却发现楼道,垃圾桶旁有成堆的垃圾,区别于环保意识人们更多地谈论制度的不合理。

改善社会问题永远不能单凭一种方法。想起平面设计师 Rikako Nagashima 曾经说:“任何的设计都有可能成为垃圾。设计师不应该成为企业大规模生产和大众消费中的机器。“
GEO: JINK 项目作品正是诠释了这一点,他们以全球化的视角,系统性思考的能力,去调研、发现垃圾背后的问题,创造着有可能改变世界的作品。
素材来源:GEO-design 官网、设计师网站
驻地记者:朱宁莉 编辑:关、朱宁莉 审核:叶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