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初生鲸鱼吞下80个塑料袋后,我们能为海洋做些什么?

国庆,小编我去了一趟马来西亚潜水,有两个很深的体会想跟大家分享:

  1. 鼓励大家做毕设/创作/设计,体验后再设计或者在体验的途中寻找idea,不要总是通过网络信息去寻找 idea,正如上篇专访文章:瑞士设计师 Kenny Brandenberger 所说,“社交媒体是许多设计师的主要灵感来源,但它创造了一个灵感的循环,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有这么多“形似”的作品。”
    为何总是说创作灵感来源自生活,因为每个人的成长背景、知识结构不一样,生活的方式和对生活的理解不一样,所以 idea 就会不一样。希望大家能在生活中,提高洞察能力,做出不一样的创作。
  2. 潜水这种多感官的海洋体验,让我对海洋的认识有了很多不一样的了解;当你看到很多珊瑚已经死了、海里垃圾很多的时候,你就会很想为海洋做点什么。

用 Google earth 探索海底世界


潜水回来后,我一直在看海洋的纪录片,每当看到视频里面的生物都感觉很亲切。
于是我问自己,能为海洋做些什么呢?
在了解能做什么之前,先了解为什么我们需要并十分迫切地要做?
纪录片中说:特别近50年,我们已经耗费了太多的财富:空气、水、野生动物,来支持我们的生活。或者说,我们的生活方式也不经不觉“污染”着海洋。

小鲸鱼的肚子中的80个塑料袋

本期共寻找了七个

分别以海洋生物、海洋塑料、污水排放三个主题的设计作品
看看设计师如何
为海洋贡献自己的力量
若看过更好的设计或社会创新项目
欢迎私信订阅号后台推荐或自荐投稿
我们希望推广更多这类可持续和有意义的作品✌️

01
打捞逝去海洋生物
的网络游戏设计

逝去的海洋生物是被杀害的

那这场凶杀案,肇事者是谁?

在一张死亡通知单上,写着:

在2018年11月27日(星期二),生活在深海底部的“sea pig”,在深海床上不平静地去世,享年9个月。根据打捞的尸体,可以断定凶手是一个被分解成微塑料的可口可乐瓶。
它的家人、深海里的朋友和它的爱人都会非常想念它。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写下这张死亡通知单。
愿天堂没有塑料 ?

据联合国报道,每年有1300万顿塑料垃圾流入大海,造成大量海洋生物死亡。

“Plastic in the ocean” 是 Suzy Chen 设计的网络“游戏”,聚焦于“微塑料”给海洋生物带来的危害。

她将网站设置为“打捞地点”,访客将通过四个步骤成为救助者:进入海洋,打捞死去的动物,确认死亡,并继续打捞。

这个设计告诉我们的不仅是海洋生物的危险处境,更是以这张“拟人化”的死亡通知带给这些已经逝去的海洋生物的“尊严”。

??:Suzy Chen

?suzychan.com/

02

汇聚几乎所有瑞士青年设计师

的展览主视觉

越严肃、严峻的问题

更是应该以有趣的视觉吸引观众

瑞典哥德堡 Rohsska 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名为“Ocean Plastics”的展览,将瑞士的青年设计师汇聚在一起,共同寻找解决方法。

展览的主视觉由瑞典的设计师组合 WANG & SÖDERSTRÖM (ANNY WANG 和 ARCHITECT TIM SÖDERSTRÖM) 创作,概念为:边界,海洋与人类生活相遇的边界。

他们用三维的形式,将垃圾和塑料袋创造了一个闪亮的、流动的海洋表面,使用 Tor Weibull 的 Crastino 字体呼应主题。

Crastino 是一款经典的 Didot 字体,通常用于表现严肃的主题,用在这里与塑料的“有趣的”柔和曲线进行对比,柔软且尖锐。

这不是 WANG & SÖDERSTRÖM 第一次做海洋污染主题的视觉了,今年他们受世界最为重要的奖项 — 诺贝尔奖委托,制作了今年主题论坛:“WATER MATTER” 主视觉。

诺贝尔周 WATER MATTER 主视觉

“这是一个时代环境问题,科学家们已经发现污染引起的问题,但单靠他们自己无法解决。这就是设计可以发挥的地方。”最后 Anny 说到。

??:WANG & SÖDERSTRÖM
?wangsoderstrom.com/

03
一个或许微不足道的行动
却能救活万千珊瑚

珊瑚不能识别塑料跟食物

珊瑚礁也面临着被塑料微粒分解的危机

但我们并不能袖手旁观

珊瑚靠过滤海水取食,研究指出,有些珊瑚能分辨出特定种类的浮游动物,并避免食用他们。
但珊瑚不能分辨塑胶是无法食用,因此常常因为误食的塑胶碎屑,影响吸收其他营养物质的能力,让其逐渐趋向死亡。

埃因霍温毕业生 Carissa Ten Tije 提出“Kas’i koral”行动,邀请当地居民和游客共同参与,使用由 Carissa 定制的 diy 工具包,内含适合珊瑚生存的食物养分,用于制作帮助其生存繁殖的人造礁体。

点击这里,有更多2019年埃因霍温优秀毕设作品。

??:Carissa Ten Tije

?amendakelders.com/

04
一个因为寻找右鞋而引发的故事

5.25万亿垃圾漂浮在海上

如果他们可以搁浅在岸边

会不会也是一种减少海洋垃圾的缓冲方法

埃因霍温设计学院毕业生 MAARTEN DE BRUIJNE,毕设 “Sea you there” 是一个8分钟的视频,从“寻找右鞋丢失案”开始,引发了他们想要重新设计常见海洋垃圾的念头。
全片八分钟 这种发散思维 值得我们思考学习?

解决一个问题从来不是一个方案或是一种身份人群就能完成,在万千可能性中,或许正是需要这种出乎意料的思考方式来共同维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

??:Maareen De Bruijne
?studiomack.nl

05
在世界污染最为严重的河流中
建设一个可以过滤污水的游泳池

这个非盈利计划众筹超过100万美元

起初只是因为想要回到河里游泳

据《皇家学会开放科学》(The Royal Society)今天发表的一项最新科学研究表示,地球上几乎已经不存在还未受过污染的海洋生态系统了,更不用说我们能继续在自然环境畅游。

+POOL 由设计工作室 PLAYLAB, INC 提出,是一个计划建设在纽约东河,带有净化功能的“+”形游泳池,可以过滤污水并将清洁水源重新排放到河里。

?纪念项目最终获得政府的认同 ?

如果你想知道背后的过程,我们曾经采访 PLAYLAB, INC 创始人之一,Archie Lee Coates ,专访回顾:他在河里设计了一个游泳池,众筹超100万美元

??:Archie Lee Coates 、Jeffrey Franklin 和王东平

?pluspool.org/
06
用回收污水做成的圆珠笔

已经开始合作量产

设计师正在一点一点改变世界

纽约每天处理过滤13亿加仑的污水,用微生物将废物转化为生物油。但即便如此,每年都有280万磅生物颗粒被丢弃在垃圾填埋场,最终被排进海里。
为了能让这类型生物胶体可以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使用,Benisch 创造了 Sum Waste 笔,这支笔的笔筒和墨水都是由经过处理的生物油制成的。
笔芯通过旋转的方式组装,更节省材料
Benisch 被 Antenna 评为2019年全球最佳20个毕业生之一,他认为“作为设计师,我们参与了产品创造的每一步,我们有责任确保当中每一步都在造福社会和地球。
点击这里,看 Antenna 全球最优秀20个毕业生最全报道。

??:Garrett Benisch

?gbenisch.com/
07
以被塑胶「束缚」的意象
讲述塑料瓶污染的环保设计
互换身份,若被塑料捆绑、被生物攻击的是人类?

来自台湾艺术大学的学生团队「塑缚」,利用收集回来的塑料瓶,重新制作海洋生物的形态,并且用影像的方式来模拟纪录人体受到塑胶缠绕并遭到生物攻击,唤醒人们的免塑意识。

乍看之下,塑料做的濒临海洋生物很吸睛,但我认为,它们真实的样子会更美。

海胆善于在海中伪装自己以保平安,但在一些海域中发现,它们已经开始伪装成塑料了。

克莱德海域的龙虾胃中居然含有83%的塑胶细丝,更有发现龙虾身上某印有知名品牌图案,被人们推测可能长时间困在塑料瓶中。

「塑缚」入围2018年台湾金点新秀设计奖年度最佳设计,借助大奖的聚光灯,让人类的目光更多地聚焦于这些需要大家保护的的海洋生物身上。

中国台湾:塑缚团队

?Facebook 搜「塑缚 Tie-up 」

?

在今天介绍的7件作品中,小编发现他们对于一个概念的思考,并不是一个灵光乍现的点子,更可能是一个故事线或是一个具体议题的层面,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发现社会的确逐渐在改变设计。
相反而言,设计也逐渐介入生活与社会。大众对于设计的体验跟互动的方式愈趋多元,接触、了解设计的渠道也愈多。
更多的社会问题即将来临,新时代的创作者需要更大程度地拓展创作的范围,才能让更多的改善方法涌现,寻找更多的可能性。

编辑:关、叶欣